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2012年工程机械的并购大潮席卷中国【CICEE】

2022-11-24 来源:淮北机械信息网

2012年工程机械的并购大潮 席卷中国

【工程机械产业】远的不说,我们只说2012,别的不说,我们只说工程机械。2012年,工程机械的并购大潮,席卷中国!1月,三一率先开启并购大幕,将普茨迈斯特“揽”入怀中;7月,又收购IntermixGmbH公司100%的股权;7月,徐工完成了与德国混凝土巨头施维英的“联姻”;8月,潍柴动力用活期存折“迎娶”德国凯傲……一幕幕中国人娶洋妞儿的好戏轮番上演,尽管套路有些雷同,但每一次都让人眼前一亮,赚足了眼球!

“我经常把并购比作恋爱和婚姻。”业内人士表示:“我认为并购有三个原则,一是各取所需;二是两情相悦;三是双赢”。依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看,这被行业广泛认同的联姻之说,怎么都不像是初婚,实在是有些理智多过冲动,利益大过情感了。

没有贬低二婚的意思,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但摆在二婚面前的问题更多,却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个浅显的道理大家都懂,无庸赘述,笔者想说的是,初婚与二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次的或嫁或娶,是真的情投意合,称心如意,还是各怀心事,貌合神离?

难能可贵的是“情投意合”

并购和结婚一样,你情我愿,皆大欢喜,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婚后的日子。“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事情不是没有,国际上并购成功运行失败最终劳燕分飞的情形也不是个例,值得警醒。

以市场换技术 屡遭失败

“并购”大潮到来之前,盛行过一阵子“合资”,相同的是中方“掌握核心技术“的情结,不同的是一个打开国门纳客来,一个走出国门辟疆去。用开门纳客的模式获取技术,可谓失败屡屡,国外开辟疆土的壮举,我们期待中方能够如愿。

汽车行业的合资时代的“以市场换技术”,颇具代表性。八十年代初期,中国的轿车业唯红旗和上海两个品牌独尊,然而这两个品牌基本是靠手工的敲敲打打,技术落后、资金也严重匮乏,年产量仅三千多辆。面对当时突然爆发的轿车需求,进口和走私的日本轿车潮水般的涌入,如何迅速生产出可与之抗衡的国产轿车成为国家高度关注的热点问题,对此,面对从“冷战对抗”到“和平发展”新的历史机遇,中国做出了“合资”的抉择,提出了以市场换技术的方针,对国内汽车市场做出有限的开放,德国大众先后与上汽与一汽合作生产轿车。其他跨国公司相继进入中国,建立合资公司。

以市场换技术的合资模式,成功了吗?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教授姜立标讲过,“资本的本质是追求最大的利润,外方看准的是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利益。由于外方掌握着核心技术,因此决策权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是不会真正的将技术与中方共享,否则就是失去优势,失去利益。”他直言,“上世纪80年代蓬勃兴起的中外合资企业,创立初衷则主要是以市场换技术、换管理、换机制。然而事实证明,市场并未换来技术。”

然而,中国工程机械商贸认为,我们也不该过于悲观,毕竟人们所担心的“中国汽车业全军覆没”的局面并未出现,反之却是国内车市的“井喷式增长”。并且,通过合资,中国轿车业逐步获得了的当代轿车业制造、管理、零部件、销售技术,也获得了相对先进的技术、品牌和知识产权,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和引进合资,就没有轿车业这个最市场化、最全球化的中国支柱产业的起步与腾飞,全球化对中国轿车业的冲击大,但推动则更大!

以并购换技术 举步维艰

合资出师不利,海外收购成为一批中国企业获取核心技术的最新选择。他们发现:虽然代价昂贵,但海外收购是一种更直接、更有效的方式。何况时间不等人,努力追赶跨国同行的中国公司形成了一种共识:时间成本重于经济成本。

2001年,浙江华立集团收购跨国公司飞利浦集团的CDMA业务,开启了中国公司海外并购获取技术的大门,中国IT界以为华立打破了美国高通公司对CDMA知识产权的垄断地位。2003年初,京东方在全球液晶面板产业连续发动了几起海外并购,俨然进入这一高技术产业的领导者行列;TCL重拳出击,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阿尔卡特业务;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计算机业务,获得IBM在PC及笔记本制造上的领先技术……

从这些并购交易中,中国确实获得了有形的技术资料、图纸以及专利,还获得了生产中的各种诀窍、成型的研发团队、与技术相关的管理经验,但坦率地讲,“核心技术”仍旧是买不到的,产品的核心部件,还是大都来自国外——没有一个跨国公司愿意将自己的核心技术通过合资研发机构白白转让。

全球化道路,举步维艰

徐工并购施维英后,其董事长王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徐工在混凝土机械制造方面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尚有差距,与施维英联手可以优势互补,实现双赢。徐工获得了施维英的技术、渠道以及品牌影响力,施维英也解决了融资问题,并获得了中国的广阔市场。

“三一从1994年进入混凝土机械制造领域起,我们就知道了施莱西特先生和他所缔造的企业。作为混凝土机械制造业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司,大象的技术和产品,在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她既是我们希望超越的目标,也是我们长期学习的榜样。”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说表示。

在谈及收购CIFA的效果时,中联重科也多次提到“协同效应”。强调中联重科不仅因此获得了CIFA的全球化营销服务络,而且掌握了傲视同行的碳纤维泵车臂架复合专利技术和七节臂技术,使得中联重科的泵送产品技术有了一个跨越式和划时代的进步。

得液压件者得天下,“很明显,液压业务是我们本次战略重组的核心。” 谭旭光表示,通过此次与德国凯傲的交易,潍柴动力将在现有林德液压和潍柴青州传动的基础上,利用5年的时间,整合和建设中国液压控制系统行业的“潍柴动力”,打造全球规模和技术领先的液压品牌,成就中国液压行业第一品牌。

统计表明,国际并购事件成功者只有40%左右,以这一标准衡量,像中国这样海外经验尚还缺乏的国家,海外收购的成功率可能更低。中国公司当然知道其中风险,但还是勇敢地冲了上去,或看重海外市场,或觊慕核心技术。希望这些企业巨头的“喜报”和“抱负”,不是过眼云烟,希望中国工程机械的并购,真的进入了对手的大本营,能够在若干年后,得到我们想要的市场或技术,成为世界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自主品牌崛起 任重道远

姑且认为海外并购能够将我们想要的技术收入囊中,然而在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看来,技术可以买来,核心竞争力却是买不来的,如果中国企业自己不能在技术开发方面形成足够强大的国际竞争力,他们通过跨国并购获取研究开发能力的如意算盘最终多半会落空。

“现在很多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在不断兼并国外的工程机械巨头,以这种方式来解决技术上的差距,我认为,如果不能真正将国外企业的先进技术吃透、转化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企图只靠兼并来增强技术实力的做法是不现实的。如果在兼并之后,仍然保持双方的技术力量独立运作,被兼备的企业仍然做高端市场,兼并的企业仍然做中低端市场,这种做法并不能增强企业的实力。我认为这样做只不过是送给国外企业资本去买下他们的市场而已。一个工程机械企业的真正强大表现在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多少自己的核心技术。”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理事,机械设计分会副理事长冯培恩表示。

工程机械自主品牌要想谋发展、提高核心竞争力,还需依托于自身高品质的研发体系,但中方研发能力的全面获得,自主品牌的最终崛起,还需要“耐住寂寞”,任重而道远。

有人说,并购路上的“半路夫妻”今后能不能真正的过好日子,关键在于能不能做到四个融合:资源资金融合,设施设备融合,思想观念融合,文化技术融合。融合了,就可以资源共享、风险共担、互补双赢,融合不了就很可能貌合神离、吵嘴打架甚至分崩离析……中国工程机械商贸衷心希望曾经或正在涌入海外并购浪潮中的中国企业,在风云突变的经济形势下,能够汲取智慧、博采众长、兼收并蓄、做大做强,为打造出持续盈利、世界领先、基业长青的中国品牌而不懈奋斗!

武汉哪个装修公司好

上海婚房装修公司推荐

爱空间装修公司

天津装修设计

友情链接